养殖技术首页

公司新闻

逾十万长者义工活跃羊城 帮助他人收获成就感

时间:2019-06-13 11:42;作者:admin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技术 > 蛋鸡养殖 > 正文

逾十万长者义工活跃羊城 帮助他人收获成就感

  ■在今年年初,有长者义工在社区中为街坊写春联。

 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资料图)广州市义工联发布调查报告,长者义工平均年龄岁,去年平均每人服务次广州人乐做义工,老人也不例外。

在广州,有一群老人活跃于各个社区,他们平均年龄为岁,去年平均每人为他人提供了次服务,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长者义工。 近日,广州市义工联发布《广州市长者义工发展状况调查报告》(2017)。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广州有超过10万名长者义工,他们时间充裕、稳定性强,已经成为广州市义工服务的中坚力量。 ■新快报记者周聪通讯员胡美然他们为何做义工时间足有经验有耐心新快报记者了解到,长者群体是社区第二大义工群体,目前广州市有超过10万名长者参与义工服务,他们时间充裕,有耐心,稳定性强,已成为广州市义工服务的中坚力量。

广州市义工联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长者义工发展状况的大型问卷调查。 此次调查的受访者平均年龄为岁,在1591个长者义工样本中,首次参加义工服务的时间为5年前和2年前的分别占比%和%。 调查显示,2016年,广州长者平均参加义工服务的次数是次。 有%的受访者表示一般每月参加一次义工活动,有%的受访者表示每周参加一次义工活动,长者义工参加义工服务的频率较高。 今年84岁的何德言婆婆做义工的时间已经长达18年,她告诉新快报记者:“我退休后时间足有经验有耐心,觉得要有自己的生活,因此就利用退休的时间做义工。 ”她说,通过做义工,她觉得自己可以帮助他人,收获了充实的生活和成就感。 他们主要做什么主要服务于贫困老人长者义工参与义工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53%的受访者选择为困难群众服务,贫困长者成为长者义工的主要服务对象,有%的受访者选择此项。

为什么要做义工呢调查显示,动机以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交往为主。 在接受调查的长者义工中,有%的受访者选择了“帮助他人快乐自己”,而选择“履行社会责任”、“别人曾经帮助过我,我要感恩”的受访者比例也较高。 还有%的受访者选择了“结识更多朋友”。

老人参加义工服务满足了哪些需求本次调查显示,95%的受访者在参加义工服务后都有所收获,其中有%的受访者认为“生活更充实有意义”;有57%的受访者表示“锻炼和提高了自身能力”、“增长了见识”、“发展了兴趣爱好”等;有%的受访者表示“结交到更多朋友”。 虽然老人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了,但他们的专业知识还能继续服务社会。 调查显示,长者义工中的“专才”尚未完全发挥作用,只有%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专业知识在义工活动中完全用上了,有%的受访者表示完全没用上,还有%的受访者表示部分用上。

故事他,八旬老人心脏手术后做了10年义工黄伯是广州市荔湾区逢源街长者义工队的成员,今年已经85岁。 黄伯爱讲相声,也好编相声,常自编自演为社区居民表演相声,被街坊称为逢源街的“黄俊英”。 黄伯待人都是笑口盈盈,精神也很好,10年前做心脏搭桥手术康复后一直没停过义工工作。 黄伯在逢源街社区大学做义务导师,闲暇时间还常去探望社区里的孤寡老人和病人。 逢源街孤寡、残疾和特困群众有2000人,黄伯虽然患过心脏病,却没把自己当作需要照顾的病人,反而照料孤寡老人,是逢源街有名的“亲善大使”。

有人曾提出疑问:年纪那么大了,还患过心脏病,做义工不担心影响身体健康吗对此,黄伯总结说,做了义工“三观”更正了,活得更好了。

一方面他做义工会根据身体条件做力所能及的事,例如上门拜望卧床的老年病患,陪他们聊天,这些不用消耗太多体力;另一方面做义工其实也是帮助自己,“能照顾到比我更老的老人家,我觉得很满足。 而且在探访更老或病更重的老人家时,我觉得自己的状况已经很好了,政府也一直在照顾我,很感恩”。 本身就应是受助对象,黄伯却积极发挥余热帮助他人,他因此获得过广州市义工联“义工之星”的嘉奖。

她,痛失亲人后走出悲伤关爱失独妈妈比起黄伯的故事来,七旬“失独老人”杨阿姨的故事更令人唏嘘。

独生女儿早逝,女婿、丈夫也在几年内先后离去,沉痛的打击让杨阿姨几近崩溃,她曾因过度悲伤而自我封闭。 但悲痛过后,她坚强地站了起来,成为一名义工,用亲身经历唤起社会对失独群体的关爱。 因为相近的经历,她更容易让失独妈妈敞开心扉,让她们重拾生活的希望,她始终相信“老天给我关了一扇门,还会给我留一扇窗”。 在过去几年里,杨阿姨每周抽出3天时间,到广州市妇女儿童社会组织培育基地做“社工助理”。

实际上,杨阿姨是广州市妇女志愿者协会副会长、玫瑰妈妈艺术团团长,还是越秀区梅花村佳乐妈妈互助队的队长。

她所做的,就是为失独的“玫瑰妈妈”送去关爱,和她们一起抱团取暖。 “希望我的经历能让一些和我有类似经历的人振作,我们可以互相鼓励,再艰难的生活也要面对。 ”杨阿姨说。 逢年过节,杨阿姨都会组织“玫瑰妈妈”包饺子、包汤圆,陪她们找回家庭的气息。 每年大年初二的早上,杨阿姨会逐一给她们打个电话,问候一声“新年快乐”。 “大年初二是回娘家探亲的日子,我们都是彼此的娘家人。 ”杨阿姨说。 除了组织姐妹们自娱自乐以外,杨阿姨还带着互助队成员上门看望困难家庭,去养老院义演、慰问。

“失独家庭最大的难题,就是要从悲痛中走出来。 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这些失独妈妈敞开心扉,重新融入社会。 ”杨阿姨说,参加公益活动,帮助有需要的人,能让失独妈妈找回自己的价值,也让她们从中得到快乐。

在杨阿姨的帮助下,原来闭门不出的妈妈们,从见面时抱头痛哭,渐渐变成在活动中有说有笑。

杨妈妈说,如今,她们还常常鼓励一些40多岁的玫瑰妈妈生二孩,帮她们联系医院。

目前,一些玫瑰妈妈正在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积极备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