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技术首页

公司新闻

《生不逢时》--小说连载

时间:2019-06-09 19:09;作者:admin

您现在的位置:养殖技术 > 蛋鸡养殖 > 正文

《生不逢时》--小说连载

    序  雄鸡长鸣,划破了乡村夜的沉静。   远方,宛如薄纱的晨雾笼罩着的农家小院里散发出了微弱的灯光。   屋里,婆婆一只手掌着桐油灯,另一只弓着手背的手,遮挡着被风吹得蹦蹦跳跳的灯火,缓步走进厨房,把灯放在灶台上;在灯台上拾起一根竹签儿,拨了一下灯芯,顿时,屋子里亮堂了许多。   婆婆曲着双臂,用粗糙的双手拢了拢脑后盘着的、别着骨簪的发髻;取下挂在墙上打有补钉的围裙,两手展开围裾抖了两下,系在腰间;慢步走到一个木柜前,拉开柜门,摘开瓷坛上面的盖子,伸手从里面摸出两个鸡蛋放进锅里;拿着水瓢,在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倒进锅里,盖上木头制成的锅盖。   婆婆坐在灶膛前的长条凳上,撩起一把柴禾塞进灶膛,捡了两根稻草掐成几段,拧成一小捆,在油灯上点燃往灶里一扔,一瞬间大火熊熊,火光映红了婆婆前额布着皱纹的、慈祥的面庞。 昏暗的厨房更亮了。   同其他乡村家庭一样,厨房里除了石头灶台,一口用硕大的整石头凿成的水缸之外,最抢眼的就是那个大木柜了,里面放着许多厨房用品。

散乱的柴禾几乎堆满了半间屋子。

  锅里的水烧开了,火势慢慢减了下来,鸡蛋还煮着。

  婆婆站起身来走近另一间屋子的门口,轻轻地叫了一声:“该起来啦。

”这是大姑的卧室。 过了一会,室内的灯亮了,透过窗户看得见大姑梳理整妆的影子。   大姑已经到了花季年龄,圆圆的苹果脸上,两只杏核般大小的眼睛散发着晶莹的神光,双眼皮像是刀刻下的那么显眼;蓄着一头与耳根并齐的黝黑的短发,上身穿着一件素花枇杷襟外套。

她还没有全部扣好纽扣,便掌着灯走到奔生的床前,曲着右手食指轻轻地刮了一下他的鼻梁;“嗯——”的一声,奔生眯缝着双眼从甜梦中醒来,媚气地问了一句:  “大姑,这么早啊?”  “今天不是要去学堂嘛!”  “哦,该起来了。

”奔生双手揉了揉眼晴,跃身坐到床沿上。 没等他下床,大姑顺手拿起枕头旁边的衣服——这是昨天晚上婆婆预先为他准备好的出门“礼服”:一件浅灰色的长布衫,一件青色的短身长袖马褂和一顶黑色的“瓜皮”帽子。   “咹!穿这个呀!”奔生惊奇地望着大姑。   “是啊。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家的‘秀才’啦!不穿好一点,哪像读书人的样子!”大姑逗趣地说。   不管奔生愿意不愿意,大姑一个劲儿地帮助他把衣服罩在身上……戴好帽子,奔生瞪着一双大眼睛朝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番,翘着嘴皮不耐烦地说:“多不自在啊!”  “不要紧,今天是去拜见‘老夫子’,穿体面一点表示你对先生的尊敬嘛!”停了一会又补充说:“以后看同学怎么穿你就怎么穿好了。

”大姑这么一说,奔生觉得身上轻松多了,绷着的脸才松驰下来。   浅色的长衫配上深色的衣帽显得十分协调,奔生圆润的脸蛋儿:衬托得格外稚嫩。

  走出房门,腼腆地来到厨房,婆婆一看就笑得合不拢嘴,连声夸道:“我们奔生今天真漂亮,成了我们家的小少爷啦!”  婆婆准有好了早饭。 桌子上摆放着一碗稀饭,一小碟咸菜和刚才煮好的两个鸡蛋。

  奔生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长辈的嘱咐:  “奔生,以后要好好读书,,将来做了大事就不用像大姑这样‘修地球’啦!”  “啥子叫‘修地球’哟?”奔生不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便好奇地问道。

  “哦,就是种庄稼。

”大姑简短地囬答了一句  婆婆拿着一个鸡蛋在桌上敲了几下,双手捧着搓了几下,剥掉蛋壳,递到奔生手上,他正要放到嘴边又停了下来,,带着自信的口气对婆婆说:  以后我读好了书,掙好多的钱给婆婆买鸡咯咯吃!”  婆婆才不要你买鸡咯咯呢。

我们家这么大的院坝,要喂好多鸡咯咯呀!”  “呃!还有大姑咧?”大姑张着笑脸,鼻子尖差点挨着了奔生的脸,试探他怎么回答。   奔生拿着筷子指着太阳穴,瞇着眼睛思考了一会说:“我给大姑买好看的花衣服!”说完,“嘿、嘿”地笑了。   大姑髙兴地用双手捧着奔生的脸,轻轻地搓了两下说:“我们奔生真乖!像个小大人,想得真周到!”  吃完饭,婆婆从里屋拿出来一个手提式书包。

在乡下读私塾,都是用棕树叶漂白以后编织的书包。

书包的腰间,横嵌着一道红色或者其他颜色的装饰线条,既朴素又美观。   这是笔,这是墨,这是砚台。

”婆婆一边从书包里拿出来给奔生看,一边自言自语地唸叨着。 最后拿出来的是一叠用彩色纸作封面的宣纸。 清点完毕,婆婆又收起这些“文房四宝”,放回书包里。

  “这是送给‘老夫子’的。

”婆婆瞥了奔生一眼,“要是你没有用功读书,他会打你屁股的。

”婆婆一边逗着他玩,一边提着竹篮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里面装着鸡蛋。

  在乡下,人们都很尊重读过“圣贤书”的文化人,称他们为“夫子”;年岁大的自然就称老夫子,以示对他的尊敬。   “该走了!”大姑催促婆孙俩。

  “我上学堂喽!”奔生喜出望外地跳起来拉着婆婆的手率先走出大门。 大姑快步跟着走到奔生旁边,指着院坝里拴着的水牛对他说:“我们奔生从今天起,也像它一样穿上牛鼻绳了,要乖乖地听先生的话!”  拴在院坝里的水牛看见主人从它旁边走过,也昂起头,用鼻子发出的声音为奔生感到高兴;小黄狗也跑到他的身边,又蹦又跳地咬咬他的裤腿,闻闻他脚上穿的鞋,用它们特有的方式为小主人送行。

  完院坝,大姑松开手,俯下身去对奔生说:“好了,大姑不送了,婆婆陪你到学堂去。

”完了,又退后到婆婆身旁叮嘱道:“妈,一路小心点。

”说完站着目送婆孙俩上路。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蔡经理

手机:13760975259 / 18820878083

电话:0757-81808470

邮箱:ruitianLED@163.com

养殖技术开户

?